当前位置:

抗日联军在桓仁的六次战斗

来源:--引自《魅力桓仁》吉林文史出版社


民国23(1934)2月,杨靖宇将军率东北人民革命军独立师部分人员进入桓仁西部,组织发动群众,为开辟桓仁西部抗日游击根据地打下基础。4月,在团长韩浩、师军需部长韩震率领下,独立师三团十一连50余人、师军需部30余人进入桓仁西部地区,勘察地形,进一步发动群众,争取友军,联络小股“帮头”武装,壮大抗日力量,为开辟游击区做准备。8月,杨靖宇再次带领队伍到桓仁西部,检查部署建立游击根据地事宜。

民国24(1935),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副师长韩浩带领三团和五团各一部共80多人,深入海青伙洛、洼子沟一带发动群众。从此时起,以老禿顶子为中心,南起夹道子,北至岗山岭沿桓仁与兴京(今新宾满族自治县)、本溪、宽甸交界一带,逐渐建立一块逐迤斜长的抗日游击根据地。桓仁东部及与辑安交边地区也有小块临时抗日根据地。民国25(1936)冬季后,随着日本侵略军加紧对抗联一师的“讨伐”,这些抗日根据地相继遭到破坏,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的领导机关和后勤单位常驻桓仁西部。仁成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杨靖宇任军长、政委)军部、一师师部教导团、一师各团经常活动的地区。民国23(1934)秋,一军军部及教导一团和机枪连共五六百人驻扎在夹道子山后密营。军需部长韩震率领的一师军需部看守队和一分队、二分队以及一师游击连经常驻扎在老秀顶子山的二层顶子的大密营里,一师教导团也曾在此整训。老秀顶子山上设有小兵工厂,内有2个人负责修理武器,制造子弹。在仙人洞的

万人沟密营、海青伙洛密营各有2台缝纫机,制做军衣、军帽、子弹袋等。在仙人洞小冰沟子、高俭地杨木顶子、海青伙洛、灰菜望四处密营里,都有一师的临时小医院,部队的医务人员和地方医生为抗联战士治伤医病。民国25(1936)后,随着形势的恶化,军事密营相继遭到破坏。

在桓仁期间,抗日联军除直接打击日伪军外,还积极开展抗日救国活动建立不朽业绩:一是建立中共地方组织。民国24(1935)5月,东北人民革命军在仙人洞、木孟子、高俭地等地建立中共党小组。7月,在铧尖子小青沟一带与中共南满特委共同建立中共桓仁特别支部和高俭地支部。民国25(1936)夏季,建立中共桓仁县委和川里、海青伙洛支部及桓兴区委等。党组织积极为抗联部队筹集粮食和枪支弹药,动员农民参军参战,扩充抗日力量。二是建立政权。在第一军第一师的支持下,根据南满特区人民革命政府筹备委员会的部署,民国25(1936)秋,在恒仁县大四平村(1946年改求新宾县)、桓仁与兴京交界的海青伙洛地区和桓仁东部的马圈子、五里甸子、摇钱树等地成立抗日政权机构。这些机构采取不完全公开的形式开展减租减息和抵制日伪苛捐杂税、“集家归屯”、保甲制度等活动。三是建立抗日群众团体。民国23(1934)9月至民国24(1935)冬,东北人民革命军先后在响水河子、四方台、海青伙洛、东瓜岭、普乐保、马圈子、大镜沟、高俭地、三道河子、大甸子、川头、八里甸子、老岭沟、臭李头、夹道子等村建立反日救国会,会员人数几名几十名不等。在大四平村建立桓仁和兴京两县的县级反日救国会,主要任务是宣传“反满抗日”主张,为抗日联军筹粮、等款、筹集衣着、传递情报。在仙人洞村成立反日妇女救国会,为抗联战士做军鞋、加工粮食、烧水、做饭、缝补衣服、掩护伤员。在游击根据地内建立农民自卫队,主要由当地贫苦农民组成,部分地区由山林队(当时称“土匪”)改编,作为抗联的后备队伍,主要任务是反日伪“讨伐”,保卫游击区,组织群众破坏日伪交通线,筹粮募捐等。民国23(1934)冬至24(1935)冬,仙人洞、高俭地、海青伙洛、高台子、横道河子、川里、洼子沟等村均建立自卫队。海青伙洛、高台子、仙人洞、大四平等村还专门组织了青年义勇军(时称小孩队)。自卫队每队30人左右,多次配合一师主力部队同日伪军作战。四是组织抗日统一战线,壮大抗日力量。民国21(1932)10月,辽宁民众自卫军失败后,其余部分散在桓仁西部山区,武装帮头达50多帮。一些较大的帮头各古一块或几块地盘,都有较强的抗日意说国23(1934)7月,杨靖宇率部在八里甸子召集活动在桓仁、兴京边界的一些武装帮头举行会议,争取他们不在游击区抢劫绑票,订立盟约,合,统一抗日。会后,在桓仁、兴京交界的地带活动的“大喜字”帮赵文喜编为农民自卫军一分队,后编入第一师第四团。同时期,杨靖宇在柞木台子刘礼家开会,收编了“要地好”、“老北风”、“朱海乐”等帮,编入农民自卫队。民国24(1935),活动在八里甸子、前后夹道子一带的于万利帮二三百人被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长程斌收编为游击大队,于万利为大队长下属3个中队,在前后夹道子、韭菜园子、宽甸牛毛坞一带进行抗日活动。民国25(1936)、陈太广的“东北海山”帮被一师编入十二团。民国24(193),“老北风”投奔第一军被任为大队长,下有5个分队。至民国25(1996)初,在军长杨靖宇统率下,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共收编分散活动千相仁、宽甸边界的辽宁民众抗日自卫军残部600多人。同年7月,东北人民革合军

正式改称抗日联军(简称“抗联”)。原第一、二军合并为第一路军,杨靖宇任司令,下辖6个师。桓仁仍属一师活动范围。抗联收编的抗日队伍,区别其不同政治素质和表现,采取不同的形式。素质好、表现好的直接编入抗联主力部队。条件差的,先编为农民自卫队,经过提高和考验,再编人抗联主力部队。有些武装帮头仅在抗日行动方面受抗联统一指挥,不予正式改编,称之为“山林队”。在桓仁北路一带活动的正式“山林队”有3个支队:第一支队“青山好子余”等帮;第二支队“路来好”等;第三支队“雪白”等帮,共1000余人。其

“苏特点是帮头大,武器好,抗日思想强烈,专打日本人。

抗联在桓仁境内抗击日伪军警,前赴后继,付出了极大的牺牲。民国23(1934)27(1938),作战牺牲和被俘后惨遭杀害的干部、战土不下数百人。其中深为桓仁人民敬仰的有一师师长李红光、一师军需部长韩震、一师宣传科长傅世昌、一师副官李向山、一师参谋长解麟阁等民国23(1934)2月至27(1938)10月、抗联部队同日伪军在恒仁境内作战共百余次,其中较大的战斗有6次。

(1)八宝沟战斗:民国23(1934)9月下句,东北人民革命军独立师司令部与第三团和游击大队会合,再次西征桓仁。在桓仁县大恩堡八宝沟与日伪军激战,毙伤日伪军22名,俘8名,缴获步枪15支、子弹千余发。

(2)脖望战斗:民国24(1935)516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

靖宇军长率军部直属队和一师200多名士兵共500多兵马,从植仁县果松川出发,取道石灰審岭去洼子沟。行抵油瓶沟南岗时,发现蔡俄堡驻有日军。石灰窑岭无法通过,临时决定取道大砬子沟、歪脖望、红璃石大皮匠沟进入注子沟。正当部队向歪脖望挺进时、被敌人察觉。日伪军派一部分兵力占领石灰富岭,包围了歪脖望西、北两面。从冯家堡子赶来的日伪军占领了歪脖望以东的鹿圈子沟,形势十分危急。杨靖宇命令每个战士牵两匹马先上山,部队随后边阻击边向山上撤退。伪军廖弼宸旅的一个连赶到红塘石南台的南面,看见东北人民革命军的战马下山,一阵枪声,迫使大部牵马的战土退回南山。伪军随即抢占了至脖望沟的东、西两个山岗。杨靖宇部副官李向山带尖兵和四五十匹战马占领红塘石北山头,准备接应部队到达。杨靖宇命令部队攻占歪脖望各个山头,居高临下,组织还击。军指挥所在大山岗上构筑临时工事。上午10时,南坡战斗在破子沟打响。下年1时,歪脖望

北坡接火。铧尖子的伪保甲自卫团也从子沟攻上来,被东北人民革命军击退。日伪军的主力在碰子沟和鹿圈子沟方向,但两处地势对东北人民革命军有利,敌人只能远射,不敢靠近。伪军廖旅的一个连占领两个小山岗,并封锁了东北人民革命军下山的两条沟。面对如此严竣的形势,杨靖宇果断命令:“停止对这两股伪军射击,开展政治攻势。”于是,战士高唱爱国歌曲,高呼“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等口号。伪军枪声停了,并回话,要求各派一名连长到中间地段讲和。杨靖宇即派教导团三连刘连长携带近10两鸦片烟到达约定地点,与伪军果连长谈判值此,从二户来开来载有日本兵的两辆汽车在红塘石停下,日军直向南山冲来伪军栗连长当即表示:“我是不是中国人,你们看着,我马上把这些小鬼子打回去。”果然,日军被伪军打退了。栗连长说:“你们现在四面被围,只能从我连的枪口下撤走,但不能白天走。你们白天走,我不打,对日本人不好交待。你们可在天黑之后从这条沟下山北去,我保证不打你们。”商定了撤退的暗号后,果谈判后,杨靖宇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布置夜间撤退事宜。晚9时左右,东连长还送给刘连长几袋子弹北人民革命军从各制高点撤下,在阵地上点燃火堆,迷感敌人。为防有诈,先派一个排为尖兵,按协定路线下山。伪军不仅没打一枪,还高碱:“别若急,慢慢走。”东北人民革命军全部兵马从歪脖望顺利撤出。

(3)刀尖岭伏击战:民国24(1935)秋,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师长程减、参谋长李敏换率部驻扎在刀尖岭附近。96日,侦知辑安县长“张轴子”同日本指导官将带领治安大队从辑安边境路过刀尖岭,进入头内。他们当晚作了战斗部署。翌日拂晓前,李敏焕带领部分队伍潜伏在刀坡越子沟,程斌带领部分队伍隐藏在山坡树丛中。上午10时左右,“张轴子”和日本指导官带150余人的治安队从刀尖岭前坡爬了上来。东北人民革命军一名撮士正在“解手”,被伪兵发现开枪暴露。程斌、李敏焕当即指挥战士猛烈开枪经过激烈的战斗,日本指导官被击毙,生俘伪治安队30多人,缴获步枪50支,份治安队服装40多套。

(4)智取四平街警察署:民国24(1935)秋,一师师长程斌、参谋长李敏焕等率部到桓仁县四平街一带活动。四平街伪警察署署长孙海臣(外号孙猴子)平日无恶不作,是“铁杆汉奸”。伪警察署共有30多名警察,一师决定拨掉这个“钉子”为民除害。为避免损失,李敏焕提议化妆智取。师部机枪射手丁穿上在刀尖岭战斗中缴获的日本指导官服装,扮成日本指导官,李敏焕扮成译,一部分人穿上缴获的治安队服装,化枚成治安队。另一部分由师长程斌带领,化牧成土距,到小四平住下。第二天一早,李敏焕领着化妆成了治安队的識土赶到小四平街,离村很远就向村里打枪,与程斌带领的假土“打起来”。“土匪”抵不住“治安队”的攻击,向四平街后山跑。闹得四平街鸡飞狗咬,村民吓得到处乱跑。李敏焕让战士捉得一个绅土模样的人,交给他一张缴获的日本指导官名片,今他先持名片去伪警署通报。随后,这支由“日本指导官”率领的“治安队”大摇大摆地向四平街警察署走去。孙海臣听到报告,立即集合全署伪警察列队欢迎,并向“日本指导官”举刀敬礼。“指导官”怒气冲冲地向孙海臣贓了几句日本话,李敏焕翻译:“指导官说你们通!”孙海臣忙分辩说:“不敢通匪”。只见指导官更加暴躁地了几句。李敏焕又说:“指导官问你,不通

距,为什么我们打土距,你们不出来支援?缴你们的枪!“”“治安队”的战土们立即把枪口对准了警察。孙海臣和全部伪警察都乖乖地放下了枪,共缴获步枪40余支、厘枪一支。最后经过教育,释放了其余警察,孙海臣还一再向“指导官”解释他们没有通匪。战士们放火烧掉伪警察署,速捕了伪署长孙海臣。

(5)曲麻菜沟伏击战:民间25(1936)113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军直属队百余人在桓仁县曲麻菜沟埋伏。当桓仁县拐磨子伪警察署李巡官等1818人组成的“讨伐队”进入伏击圈时,未及还击,全部被俘,缴获步枪19支,弹药197发。

(6)嵌石岭袭击战:民国25(1936)32311时,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教导团某连与朝鲜革命军第二师金见杰中队200余人,在桓仁县嵌石岭(今新宾满族自治县响水河子乡辖)袭击日军守备从40余人分乘的3辆汽车。战斗约进行2小时,日军友枝敬一大尉被击毙,毙日军1名、击伤6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