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流传在本溪县的东北抗联歌谣

来源:



李兴濂

    歌谣是透视民族心灵的窗口,最直接形象地表达时代脉动和人民的心声,是历史真实可信的记录。1931年918事变后,东北三省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魔爪之中,东北人民陷入深重灾难之中。在中华民族危急关头,中国共产党肩负起抗日救国的历史重任,发出了武装反抗日本侵略者的号召,在这场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中,诞生了东北抗日联军这支英雄部队,与日寇进行14年的艰苦卓绝斗争,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本溪县是东北抗日联军老游击区和根据地之一。1934年2月,东北抗联一军独立师挺进本溪县,开辟抗日游击根据地,建立地下党组织和地方抗日政权,发展地方武装,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军民团结粉碎了日寇的围剿,有力的打击了侵略者。东北抗联独立师在本溪县四年中,本溪县人民同抗联将士创作了大量的歌谣,传遍了本溪县的山山水水,至今还流传在本溪县人民中。这些在血与火中诞生的抗联歌谣,有歌颂抗联将士英勇杀敌的,有痛斥日本帝国主义滔天罪行的,有父送子、妻送夫参加抗联的,有颂扬军民鱼水深情的,这些歌谣是抗联将士满怀义愤的怒吼,与日寇决一死战的宣言,是抗联艰苦奋战的生动写照,表达了本溪县人民群众反抗外来侵略的强烈愿望和必胜信心,极大地激励和鼓舞抗日军民抗战救国奋勇杀敌,保家卫国的热情和斗争勇气。这些歌谣作为那个特殊年代特殊群体的特殊文化现象,不仅记录着那个特殊年代的烽火历程,也承载着不屈的本溪县人民荡气回肠的绝地呐喊。她是本溪县和东北人民抗击外来侵略感人肺腑的英雄乐章,血与火、生命和鲜血谱写的气吞山河壮丽史诗,中华民族不怕牺牲坚韧不拔品格的不屈象征,她是本溪县抗战文化中一枝争艳夺目芬芳四溢的奇葩!

国破家亡的血泪控诉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在沈阳发动侵华事变,东北相继沦陷。日寇野蛮侵略给东北人民带来深重灾难,血债累累、罄竹难书。他们在东北实行血腥的殖民统治,疯狂镇压东北人民的反抗,维护法西斯统治,对东北人民进行残酷的政治迫害、精神摧残和经济掠夺。制造了惨无人道的“万人坑”、“肉丘坟”惨案,实行 “三光”政策,烧我房屋,杀我同胞,奸我姐妹,东北父老兄弟姐妹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惨不堪言,东北大地尸横遍野。对于日寇的种种罪行,淤积在人民群众心头的愤懑和反抗,通过歌谣这种形式找到喷口,一字一泪地控诉了日本帝国主义炮制九一八战事给东北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愤怒地谴责了日本侵略者的滔天罪行。在本溪县流传着很多控诉日本侵略者罪行的歌谣。如:《提起九一八》反映九一八后东北人民的苦难:提起来九月十八,令人痛伤情,万恶日寇来进攻,强占东三省。大炮轰,不住声,飞机炸弹扔,无辜民众遭屠杀,血染遍地红。《九一八那一天》:九一八那一天,东北三省又起狼烟,日本鬼子占了奉天。杀了我同胞哇,不知几千万,从此东北受了难,听我言一言。抓呀抓苦工啊,还要出荷粮,实行配给吃喝穿不上,东北人民痛断肠。推着苞米面呀,还有红高粱,日本鬼子说咱牛马相,笑坏了他的肚肠。还有年青人呀,听我讲一讲,年龄不大就把劳工当,送到煤矿上。一去是个人哪,回来是一柱香,谁家的儿女谁不想,两眼泪汪汪。


    《“满洲”百姓苦》这首歌谣控诉了日本法西斯侵占本溪县后,拼凑伪满洲国傀儡政权给本溪县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东北失守十呀十四年哪,百姓苦处无法言,实在太可怜。哎咳哟实在可怜。牛毛羊毛他呀他都要哇,鸡鸭鹅狗都上捐,搜刮咱血汗。哎咳哟搜刮咱血汗。穿的更生布麻呀麻袋片呀,吃的树皮野菜团,饿死数千万。哎咳哟饿死数千万。有心上街买呀买点米呀,警察看见经济犯押在监里边。哎咳哟押在监里边。日本鬼子罪呀罪滔天哪,拉网并屯要耍野蛮,烧杀又強奸。哎咳哟烧杀又強奸。警察特务狗呀狗娘养啊,敲诈勒索打笃咱,敢怒不敢言。哎咳哟敢怒不敢言。年老要去报呀报国队呀,少年要去国民团,抓劳工把活干。哎咳哟抓劳工把活干。这个世道真呀真黑暗哪,劳苦大众盼只盼,多昝见晴天。哎咳哟多昝见晴天。日寇残酷统治人民,实行阴险毒辣的“归屯并户”政策,强迫小村落的百姓,离开世代居住的土地家园,迁到指定的“围子”。日寇把农民强行驱赶到“围子”,致使耕地大片荒芜,粮食奇缺,人民不得不以树皮、草根充饥。住的房子更是破烂不堪,住在搭起的马架子地瘖子里。由于人多出现了百年未有的传染病,有的全家死亡。当时在东营坊、高官等地流传这样的歌谣,道出了人民的苦难:挖围子,刺线拉,鬼子并屯回不了家,山沟房子从头扒,老百姓无法种庄稼。

    有侵略,就有反抗。东北大地处处点燃抗日烽火,本溪县民众纷纷拿起武器,成立了民众自卫队,投入抗联队伍:春呀春季里,龙啊龙抬头,可恨小日本,侵占我满洲。杀害中国人,血水满地流。你说该不该打日寇!夏呀夏季里,无粮又无糠,可恨小日本,我无路走他乡。没有落脚地,叫人痛断肠。你说该不该打东洋!秋呀秋季里,百姓泪汪汪,可恨小日本,实在太猖狂。逞凶耍蛮还不算,还要把全国占。你说该不该打豺狼!冬呀冬季里,雪花飞满天,抗联大军打出山。杀得鬼子哭爹娘,收复失地庆胜利。你说该不该把心连!

    反映东北人民在日本帝国主义铁蹄下过着牛马不如生活的歌谣还有很多,如《九一八事变歌》、《亡国恨》、《劳工叹》、《五恨欹》、《抽丁叹》、《归屯叹》、《农民叹》等,从不同角度以不同形式,愤怒控诉了日本帝国主义的血腥统治和滔天罪行。

激发抗战的嘹亮号角

战壕中的抗日义勇军

    在东北沦陷,民族危亡时刻,中共中央、中共满洲省委号召东北各民族、各阶层人民团结起来,组成抗日统一战线,进行武装斗争,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东北各阶层民众群情激奋,形成一股无比強大的抗日风暴,各地抗日义勇军迅速兴起,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组成东北抗日联军,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抗战浪潮,拉开了中国抗日斗争的序幕,给予敌人沉重打击,给苦难的东北民众带来胜利的希望。

    东北老百姓对积极抗日的共产党给予高度赞扬与信任。“共产党有主张,领导群众把日抗。延安发来抗日兵,大军发来千百万。老白山里扎下营,神出鬼没游击战,吓得鬼子发了懵。汉汗走狗转了向,百姓个个喜盈盈。” 歌谣表达了东北人民对共产党的无限信赖,也其实记录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作用。在中国共产党号召下,东北大地处处点燃抗日烽火,民众纷纷拿起武器,投入抗联队伍。《参加抗日联合军歌》:大家齐心参加抗日联合军,他也愿去我也愿去共同打日本,勇敢冲锋努力杀敌大家都齐心,打倒日本推翻“满洲”把走狗擒,到那时“满洲”政权归我们。同胞们坚决勇敢去斗争,团结起来万众劳苦工农弟兄,飞机大炮化学武器都不怕,死不投降决不出卖坚决反抗,雪国恨报我国仇是我主张。《起来,东北的男儿》:坚如铜铁勇如猛虎,东北的男儿呀,千里平原万里山岭,杀敌的好战场,起来起来热血沸腾家乡的男儿呀,下定决心握紧拳头,冲杀向前方。《赶豺狼》:一根呀棒儿呀两尺长,姐在溪边洗衣呀裳,红叶儿落在溪水呀里,不知呀漂流到何方?叶儿叶你别忙,奴家有话托你寄情郎,你若是见了情郎面,就叫他呀收拾行李早还乡,大家一齐呀赶豺狼!

    这些号召人们拿起武器参加抗联队伍的歌谣,还有《一致团结打日本》、《儿童抗日》、《少年儿童团歌》、《小姑娘从军抗日》、《杀敌上前线》、《送夫去抗联》等,流传在抗联根据地东营坊、草河掌一带,反映了人们纷纷响应共产党号召,出现了父送子、妻送夫上抗联当兵坚决抗战的踊跃场面。这些歌谣成为激励抗战的嘹亮号角,在唤起民众爱国热情、激发斗争勇气、坚定必胜信念、拥护抗战主张等方面产生了重要的宣传鼓舞作用,有力地壮大了抗联队伍。

浴血奋战的壮丽画卷

抗联战士远征

    在东北这片辽阔沃土上,抗日联军露宿于深山密营,出没于白山黑水间,浴血奋战于敌后,给日寇以沉重打击,极大地鼓舞了广大民众抗战的决心。伴随着抗战烽烟滚滚,产生了一些粗犷有力,格调激昂,歌颂抗联将士奋勇杀敌的英雄亊迹的抗联歌谣,成为激发民众爱国热情,鼓舞士气,打击日寇的有力武器。

    抗日联军一师进驻本溪县后,他们的英勇斗争受到东北民众的赞扬和信任。“别看鬼子多,一死死一窝,别看抗联少,个个是英豪。” 当时洋湖沟、东大阳、红土甸子等抗联根据地人们把杨司令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比作精忠报国的杨家军:杨家将,杨家军,杨家兵将骨头硬,别夸当年杨家兵,且看今日杨司令。杨家将,杨家军,个个抗日好榜样,上阵杀敌赛猛虎,鬼子一见就投降!《歪把子》这首歌谣歌颂了抗联战士英勇善战,夺取敌人歪把子机枪事迹:歪把子,日本造,抗联大军缴来了。歪把子,嗓门高,对着鬼子嗷嗷叫。歪把子,到咱手,吓得鬼子直发抖。歪把子,手中攥,打得鬼子血糊烂!东北抗日联军军需供给非常困难,绝大多数的军需靠从敌人那里缴获,抗联的武器装备就主要靠缴获的战利品来解决。用敌人的武器武装自己消灭敌人。《专打鬼子后脑勺》:大盖抢,南洋造,鬼子送来抗联要,端起来,把准瞄,叭勾,叭勾,专打鬼子后脑勺。东北抗日联军作战勇敢,缴获较多,从创建后基本是人手一件武器,基本全部换上当时比较先进的日制"三八式"步枪,并有相当数量的轻、重机枪、迫击炮、无线电台等装备。歌谣记录了抗联的抗战功绩。《“三八枪”、小钢炮》:“三八枪”、小钢炮,全是东洋鬼子造,如今抗联缴过来,打得鬼子嗷嗷叫,打得鬼子嗷嗷叫。

   《高粱出了苗》描绘了抗日战争的火热场面:高粱出了苗,炸了大铁桥;高粱拔节长,炸了飞机场;高粱红又红,炸了鬼子营。在东北抗联队伍中有一支由青少年组成的队伍——少年铁血队。这支队伍是由抗联一路军总指挥杨靖宇亲手组建的。少年铁血队在极其艰险的战争环境中锻炼成长。《铁血队 名气大》:铁血队,名气大,鬼子闻名心害怕。林中路旁埋地雷,漫山遍野开红花。鬼子来扫荡,准啃铁西瓜。

    抗联在极其艰苦条件下,坚持斗争。他们风餐露宿,爬冰卧雪,吃草根树皮,寒冬无棉衣,酷夏蚊蛇咬。抗联歌谣有很多是反映艰苦军旅生活的。《游击乐》:高山昂首看天晴,足履白云听雨生,游击独有苦中乐,战士到处皆扎营。南北峰连三千里,东西军挥八面风,给食每随征程尽,乐将米和野蔬烹。《一张马皮度春节》:兴安雪后到寒林,战能相逢话笑闻。征夫阵地度春节,马皮佳肴传让频。青松影伴高风士,篝火光耀子夜魂。试问人间肉食者,知否深山受饥人。抗联战士有时缝桦皮做鞋,他们都能乐观地唱出:抗联做鞋不用线哪,树皮做鞋底,树皮做鞋面哪,穿上“皮鞋”跑得快,能过万水和千山,能过万水和千山。在抗联战士唱的歌谣中,有一首唱道:天大的房子,地大的炕,森林是家乡,火堆是亲娘。“喝口天池水,长双飞毛腿,扛起红缨枪,去打日本鬼”,“铺着地,盖着天,霜露当衣穿,风雨当饭餐,为了打日本,再苦也心甘”“名字叫抗联,家住长白山,住的石头洞,睡的石头板,穿的树皮鞋,吃的野菜饭,心比烈火红,志比铁石坚,抗日救祖国,恢复我江山。”充分反映了抗联艰苦的露营生活和饱满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东北抗联歌谣中大量鼓舞士气的作品大都出自抗联将士之手,著名抗联将领杨靖宇、李兆麟、赵尚志、周保中等,在戎马倥偬之际都创作过许多慷慨激昂的激励士气之作。1932年,杨靖宇初到磐石组建中国工农红军南满32军游击队,为争取团结各方面反日爱国力量和帮助他们掌握游击战术要领,写了一首《四季游击歌》充满团结作战、乐观向上的爱国激情,很快就在南满大地传唱开来。1934年11月,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成立后,取得了极大的抗日战果。杨靖宇在密营中创作了《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军歌》,在军中传唱。1936年抗联一军第一次西征,取得了摩天岭大捷,消息传来,杨靖宇在汤沟边兴奋地写下了《西征胜利歌》。李兆麟作词的《露营之歌》,描写了抗联部队一年四季的露营生活,歌谣气势磅礴,真实地反映了东北抗联艰苦的战斗生活,抒发了抗联将士们豪迈的气概、高尚的情操、坚毅的决心以及乐观的胸怀。李兆麟还创作过《长白山歌》等,赵尚志创作过《从军歌》等,周保中创作过《红旗歌》、《联合歌》。在极其险恶的斗争中,这些作品起到坚定军心、鼓舞斗志的积极作用。那个时代,抗战队伍中许多指战员也结合斗争生活创作歌谣,如《抗日联军英名贯九州》、《豪气壮山河》等抒发了抗战将士誓死光复祖国的豪迈气概。这些抗联歌谣,充分展示了抗联将士坚定的政治信念、家国情怀、乐观精神和前仆后继、视死如归、浴血奋战的战斗风貌和英雄气概,至今人们重走抗联路上,仍传唱着这些雄壮的歌谣。

瓦解敌营的锐利武器

资料图:东北抗联

    抗联战士把歌谣当作瓦解敌营的锐利武器。为了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抗联部队非常重视对伪军的争取教育和分化瓦解工作。《千万别上鬼子当》、《捉汉奸》、《满洲士兵叹》、《满军哗变歌》、《劝满洲士兵歌》、《劝伪军士兵反正歌》、《告伪满军》、《满洲士兵觉悟歌》等民谣在争取和分化瓦解敌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满洲士兵自叹》中,通过一个伪军深夜在岗楼的叹息哀怨,道出他的忧愁:浩月当空明如昼,满洲士兵自叹在岗楼,手扶枪杆泪交留,哎咳哎咳呦,思想起来犯忧愁。自从日本占了东三省,维持现状把敌投,哪知投降更是不自由,哎咳哎咳呦,自上受苦心中还担忧。日本鬼子下来讨伐令,不分昼夜就得跟他走,冰天雪地食宿在外头。长官甘心当走狗,拿着士兵当马牛,士兵打仗他在后头,哎咳哎咳呦,挣下功劳他把大烟抽。共产党喊口号,中国人不打中国人,那知枪子无眼睛,看你伤情不伤情。周保中领导的抗联第五军将歌谣《对亲日士兵反正歌》用风筝传到河对岸伪军驻地去,伪军士兵偷偷藏起来,互相传间:亲日士兵兄弟们哪,眼看那立了春,大家提精神,何不反正杀敌人,别在梦中睡沉沉。日本鬼子是仇人,占满洲杀众民。日本鬼子心太狠,用苛捐剥削人,夺取政权他为尊,巧使劳苦兄弟们。日本鬼心太狠,抢掠烧还奸淫,处处欺压中国人,亡国仇恨似海深,赶快起来反正吧!抗联用歌谣向伪军官兵伪警察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唤起他们的民族意识,釆取缴枪不杀、不打骂俘虏,受伤医治,愿意回家发给路费等优待宽大政策,使很多伪军整哔变,投向抗联队伍。还有的暗中为抗联传递情报,筹集物资。

    1936年,抗联一军一师在军长杨靖宇率领下伪军邵本良部遭遇,双方僵持不下,战士们在军长带领下对伪军发起宣传攻势,战士们又是喊口号又是唱歌谣,向伪军们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指出日本侵略者是中国人的共同敌人,号召伪军起义,战士们唱的歌谣中有一首《口号歌》,极具鼓动性:同胞们,“满洲”士兵们,你们想想吧,我们为什么?完全是为的救中华。问你们,是不是中国人?赶快哗变吧,枪毙教官,与我们共同打敌人。打出去万恶日寇,推翻“满洲国”,革命成功,万古美名留。在正义之声的感召下,伪军连长命令部下停止射击,亲自到抗联阵地,要求参加抗联,考虑到伪连长家属的安全问题,劝其回去,嘱其只要不忘自己是中国人就行。伪连长深受感动,回到阵地后,暗地派人给抗联送了1000多发子弹。

军民情谊的真挚颂歌

资料图:东北抗联

    在东北抗联歌谣中,有相当数量是歌颂军民团结一心共同抗日的作品,如《人人心里向抗联》、《欢迎抗日军》等。从不同侧面,栩栩如生地反映出人民群众对抗联发自内心的拥戴和支援,热情讴歌了抗联子弟兵与人民群众之间的鱼水深情。如《进屋喝碗热豆浆》:山脚下,小河旁,门前有棵老白杨,抗联打仗进山里,别忘我家老地方,有朝一日打此过,进屋喝碗热豆浆。《绿绿瓜蔓一条根》:绿绿瓜蔓一条根,百姓和抗联一条心。不分军,不分民,一心一意打日本。歌谣艺术地印证了东北抗联与人民群众的鱼水关系。

    抗联歌谣中,有很多是对歌颂抗联将士的尤衷热爱。红土甸子抗联游击区的老年人和老秃顶根据地至今还流传歌谣《数星星》: 老秃顶,数星星,一颗一颗眨眼睛,抗联队,出英雄,英雄多过满天星。杨司令,数头名,穷人心头一盏灯。沦为亡国奴的东北民众,把惨遭日寇蹂躏的东北看作是漫漫黑夜,抗联队伍就是那漆黑夜幕下“穷人心头一盏灯”。在洋湖沟、和尚帽子游击区流传着歌颂杨靖宇的歌谣:洋湖沟,山连山,山中有位活神仙,小鬼敢踏半步山,大仙一显圣,小鬼全玩完!杨司令,活神仙,日本鬼,侵略咱,你敢来到洋湖沟,保你个个死得欢!《抗联军,铁打的汉》:太子河两岸英雄多 英雄多,论英雄 论好汉,英雄好汉数抗联。抗联军 铁打的汉,渡江登山不怕难,冲锋陷阵如猛虎,决心恢复我河山。

    东北抗联在日寇重兵盘踞的险恶环境中战斗,与武装到牙齿的日寇相比,他们没有后勤,没有补给,除了靠战场缴获来补充外,依靠广大群众的支持拥护,抗联队伍不断发展壮大,战士们在前线英勇杀敌,在老边沟、大石湖战斗中,当地老百姓在后方积极支援前线后方,如火如荼:乒乒乓乓机关枪声响连发,诸位战士勇敢坚决把敌杀。冲锋陷阵先激机枪后把大盖拿,绑起日本抽出钢刀再把他们杀!诸位英雄前方杀敌先冲锋,后方工作还有我们老百姓。你使连珠我使大盖大家齐行动,打倒日本推翻满洲夺回东三省!

    在抗联活动的游击区,老百姓不仅为抗联提供给养,而且为抗联站岗放哨,通风报信。儿童年纪小不引人注意,他们就成了抗联的编外小哨兵。《别看年纪小》:别看年纪小,个个本领高,白山顶,去放哨,见了鬼子影,三棵白桦齐放倒!鬼子兵,进屯找,哈哈,抗联队伍早就没影了。生动地刻画出东北儿童的机智、勇敢又童心未泯的可爱形象。

    在东边外根据地民众不顾被敌人抓去坐牢的危险,坚持送衣、送粮给抗联部队,这在歌谣中都有反映。“妈妈做鞋底,闺女做鞋帮,送给咱抗联,穿上打东洋”,“抗联兄弟又饥又苦,快把粮食背上山”抗日联军与当地人民结成了深厚情谊,民拥军,军爱民,人民热爱子弟兵,东营坊地区流传这样的歌谣:年三十,月黑头,巧遇抗联过山沟。挡住小分队,拽住不让走。荞面饺子野猪肉,糊米水,葡萄酒,都把亲人炕上扌周。吃碗饺子喝口酒,迎来新,送走旧,军民同心驱日寇!纯朴的歌谣,道出了人民与抗联的鱼水深情。

缅怀英雄的崇敬之情

杨靖宇将军

    抗日民族英雄杨靖宇殉国后,本溪县民众传唱的歌谣有《杨靖宇将军之歌》、《烈士纪念歌》、《追悼歌》等,深切悼念英雄,充分表达了对英烈的崇敬和缅怀之情。

1940年,本溪县的老百姓得知杨靖宇殉国的消息,十分悲痛,他们十分朴实的语言怀念将军:十冬腊月天,松柏枝叶鲜。英雄杨靖宇,长活在人间。《杨靖宇将军之歌》:松花江水流不停啊,不灭日寇气不平,长白山上英雄多啊,数着那杨靖宇杨司令。濛江泊子树林密啊,树林里面扎下了大营。英雄们流洒血和泪啊,反满救国打日本,松花江边杀敌人啊,抚松道上出奇兵。伪满的宪兵白来送死啊,红袖头子不中用,消灭了那汉奸李寿山啊,打死了走狗王永诚。秋毫无犯纪律好啊,百姓感谢杨司令。杨司令来爱人民啊,挨冻受饿不灰心,共产党员里出了模范哪,中华民族大英雄。苦战了八年没有接济啊,荒山里牺牲了杨司令,一片忠心贯日月啊,留得万世传英名。

    民族英雄邓铁梅组织的东北民众自卫军,活动在辽南一带,打得日寇闻风丧胆,威震东北。1934年5月因叛徒出卖被捕,他在狱中写下了“五尺身躯何足惜,四省失地几时收”的诗句,并表示“粉墙不能沾黑点,我决不投降。我活着将与草木同休,死了可与古人并存,我宁愿死,决不贪生!”表现了他抗战到底,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同年6月28日被秘密杀害,时年仅43岁。本溪县流传这样的歌谣纪念他:天上星,数不清,辽宁东山出英雄,保国英雄千千万,中华儿女铁骨铮,高举义旗哪一个,人人皆知邓司令。雨从龙,虎从风,邓司令抗日在辽东,单刀赴宴惊敌胆,数万雄何任驰骋,壮志未遂身遇害,山河千古钦英风。

    本溪县流传的抗联歌谣和东北其他地区一样,具有丰富鲜明的时代特征,她以爱国主义、敢于斗争为主旋律,粗犷激情,豪迈正气,有其艰苦性、民族性、地域性。她的语言没有华丽的辞藻,用的是当地老百姓耳熟能详的东北方言土语,听得懂,听一遍就记住了,很快到处传播。有许多抗日歌谣从根据地、游击区传唱到本溪全县,民众在送粮的路上唱着,姑娘们在送郎参加抗日联军时唱着;二人转演员在抗联密营里唱着,到处传唱着抗联歌谣,人人传唱,唱红了本溪大地,唱红了东北大地,唱出了抗战的最后胜利。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经过14年前仆后继、艰苦卓绝的不屈奋斗,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抗日斗争的伟大胜利。本溪县和东北人民一样,拥上街头,挥舞旗帜,高兴地唱道:八一五,不能忘,东北人民得解放,再也不怕抓劳工,不怕经济国事犯,打败鬼子享太平!

     本溪县流传的东北抗联歌谣,她忠实地记录了那段抗战的历史,她是抗战文化的一朵奇葩,是留给今天乃至未来世界无比宝贵的精神遗产,她与抗联丰功伟绩一起永载史册。抗战的硝烟早已消散,但抗联的歌谣永远回荡。让我们铭记抗联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弘扬和传承伟大的抗联精神,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作者李兴濂,笔名廉水、木仔、黎河等

本溪县人,退休干部

图片来自网络,致谢原作者